姚声娜鼓贝加精彩

我还活着吧?
也许

format:

是非常随意的条漫  可能思维混乱语言贫乏 

想要为身处泥潭的小可爱们带去一点点希望

也算是自己的心得体会吧

要相信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

转载自:坂井池水

对啊,对啊
还是一个人听歌的好
是的嘛
毕竟不值得被这样对待
话说
林俊杰的歌真好听
了解一下

孤灯:

红红的小桔灯:

我们是那样脆弱而怠惰。
明知生命是有限的,却还是不愿像田鼠那样充分享受生活。最后,还没等回过神来,生命就如同玩笑般消失殆尽。
我们是那样顽固而愚蠢。
明明有满腹的思念想要倾诉,却被无聊的自尊和疲惫的心情所阻碍,最后,失去了诉说的机会,只得站在原地沉默不语。
我们不知道,后悔就在眼前。
令一切都无可挽回的「死亡」明明随处可见——
世界虽然很刻薄,便有时也会为我们准备一份最最温暖的「奇迹」。

——《死后文》

无欲姑娘:

  今天复习英语的时候翻到了从前的笔记,是开始的那段日子,字迹端端正正的,根本看不出内心的兵荒马乱。
  像个普通人似的上课,垂头低声回答老师的问题,那时的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。
  晚上要不要换一种自残的方法,安眠药到底要去哪里搞,离开的时候要不要顺便把日记本烧掉……
  耳边经常会出现嘈杂的声音,喧嚣慌张如同另一个世界的乱马加鞭。
  明明不是我的错啊。
  人的细胞排列紧密,皮肤拥有表皮和真皮,失血过多还有血小板拯救方案,就连神经系统控制的手部神经,拿刀的动作也缓缓僵在距动脉两毫米处。
  我曾经鼓足了勇气,站在...

抑郁焦虑神经性耳鸣,思想是不可能被打败的。

阿信:


"纵有疾风起,人生不言弃"



确诊重度抑郁伴随着中度焦虑,唯一理智的一点是没有自杀过。


躯体化症状日渐严重,神经性耳鸣也如约而至。


每天在各种药物中找寻着自我,或者在给逃避一点时间。让不愿想起的那个自己可以趁着我吃药继续隐下去。


也曾愤怒无助绝望的一次次伤害自己,也曾抱着陌生人痛哭忏愧。


自我一遍一遍一次一次的在纠结,在逃避又在找寻。



24小时的神经性耳鸣,让我很酷的多了一种背景音乐


在各种瓶瓶罐罐与苦涩的汤药中,我好像想做点什么。我突然觉得活着本身...

【宣传】抑郁互助组织 未来圈之风。

671:

你好,我是671,一位抑郁症患者,同时也是一位创作者。目前是学生。"未来圈之风"来自于宫泽贤治先生的诗句。我们可以被干净透明的风温柔地包裹着,在这里我们互相成为对方的穿堂风,互相鼓舞着,活下去并寻找未来。


有微信和QQ群。宗旨是互相帮助并活下去,所以随便交流什么都可以,只是尽量不要发布诸如"一起死吗"之类的内容。毕竟来这里的大家都是在努力想好起来的。


就这样啦。大家今天也要好好活着。



我的QQ/微信:2567549432。欢迎来找我。



玄灵北斗:


“今天一个19岁的花季少女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因为她20岁了。”


这句话真好。


我少年时看到一句话记到了现在:我一直觉得自己应该在19岁时死去,可是竟一眨眼活到了现在。


她一生都会记得那年19岁的冲动和激情。19岁不是具体的年岁,而是一个生物经年累月的执念。


对于其它同种群的生物而言,她是一个冠以姓名的画像与影册,或许会有个别人见证过她一段时间内的样子,但总是不那么明晰和重要。


对于她本人而言,不应该被那样表达成“一个19岁的花季少女”,而是“一个少女的19岁花季”。


19岁确实死了。


剩下的是...

en

寻常人所说的恶心
是可以描述的
为什么而恶心
也都可以
被大多数人理解

我的恶心
他们却理解不了
为什么而恶心
这有什么可以恶心的?
我解释不了

但就是很恶心啊
你不知道?
也不愿你会知道
这样看世界
很累.

抑郁是一条黑狗,而我将朝它怒吼

佚名:


全世界大约有3亿多人在和抑郁症做斗争,学术界的人更容易受到此病的侵害。



原文以I’d whisper to my student self: you are not alone为标题


发布在2018年5月8日的《自然》评论上


原文作者:Dave Reay,英国爱丁堡大学地球科学学院教授






20年后,Dave Reay 聊起了让他差点没能获得博士学位的抑郁症以及他的救星。


一条黑狗,这是丘吉尔口中的抑郁症。在你顺利的时候,抑郁症是静候一旁的阴沉的伙伴,在你不走运的时候它却成了你的...

12345